都市小说 大秦紀 線上看-18—若爲帝,當爲秦皇。分享

大秦紀
小說推薦大秦紀大秦纪
安邑城外,大批军士来来往往,将囤积在此的物资全部清点,运回安邑城,接下来,这批物资将会上报,制作成大秦军械。
“蒙统领,大秦炼气士你来指挥,将最近回城的仙人做掉。”扶苏看着来来往往忙碌不停得军士,想起一事,吩咐下去。
安邑城中七阶以下都被派遣出去,作为函谷关外的重镇,负责范围极广,大多时候安邑城所属仙人都会在外镇守一方,而每过一段时间,这些仙人便将收集到的物资收拢回城。
“是,属下领命。”蒙奇跪倒在地,表示接下军令,作为蒙家子弟,虽然不如蒙恬的名声在外,却也是一位将才。
穿越到乙女游戏世界的我♂
安邑城南,一位彪形大汉手持大刀,带着手下数十人,拉着一车车物资,最前面一辆车中,坐着一个富商,这俨然是一个商队。
“高统领。”离安邑城越近,富商便越是有些忧心忡忡,“昨日安邑城大乱,不知出了何事,你看要不要先查探情况,我们再进去不迟。”
“嗯,”大汉肩扛大刀,沉吟片刻,“应该没什么事,以长老他们的实力,只要不是九阶巅峰的存在,就没什么事!”
“好”富商也知道这些,心安了几分,车队再度缓缓前进。
“怎么样,派出去查探情况的人还没回来吗?”城北处,面色白皙,容貌姣好的女子居于车中,神色忧愁,眉头皱起。
旁边马夫亦是如此,看了看前方,又回头看了看几辆车,“没有,完全失去了踪迹!”
冷风乍起,夏日的天气,最是无常,天空中乌云密布,眼看就要有一场大雨了。
滴答滴答。
你给我的星星之歌
不多时,豆大的雨滴落下,雨滴声将脚步声掩藏起来,为了将物资即时运回,商队不得不加快速度,盼望在大雨淋漓前到达城中。
这场雨下得极大,从日落时分下到了半夜,期间有五个商队进入城中,都是生面孔,守门的军士没有多问,将他们当做普通商队询问,便放了进去。
雨来得极是时候,将残留在空气中的血腥气冲散,条条汇聚而出的小溪携带着一切痕迹归于无形中。
“快去请公子和国师来。”蒙奇看着面前众多的物资,急切得吼了一嗓子,旋即又这里看看,哪里摸摸。
“扣扣”
敲门声响起,扶苏正盘坐在床上打坐,恢复伤势。听见敲门声,停止了修行,整理了一下,走下床来。
“进来!”
门外传话的人得了允许,推门走了进去,一眼就看见了走下床的扶苏。急忙拜伏而下,“拜见公子,蒙统领请您移步。”
“东西都带回来了?”扶苏明白了,轻轻点头,“前面带路。”
不多时,扶苏来到摆放收缴回来的物资的房间时,推门而入,徐福早已到了,众人拜伏行礼,“参见公子。”
不幸职业的幸运?
“国师请起。”扶苏大步上前扶起徐福,随后才对众人道:“都起来吧!”
“公子请看,这些都是我们辛辛苦苦缴获的物资。”蒙奇蹦上前来,指着车上哪些物资,邀功道。
“只是在城外的,便这般多吗?”扶苏看见十多辆车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珍稀的矿石,奇花异果,不知被天界秘密带走的物资,又会有多少。
众人明白扶苏的意思,面面相觑,却不敢作答。
“是的。”徐福点点头,“陛下之所以要隔绝天界人间,就在于此了。”
天界吸收信仰,让人间祭拜他们,却不曾真正解决问题,还借此搜集人间物资,用以壮大自身,这般行径,令众多明白真相的人不耻。
从古至今,许多人都曾奋起而战,只是他们都败了,如今大秦以人间全界之力,对抗天界,是胜是败,恍不可知,只是这一次,是最接近胜利的一次。
“蒙统领。”扶苏回过神来,正色道:“你继续劫杀他们,一个都不要放过,可能办到?”
蒙奇一阵恍惚,膝盖弯曲便跪了下去,“臣定不负公子所托。”刚才,他仿佛看见了秦皇的影子,以至于让他以为,自己面对的就是秦皇。
“如此便好。”扶苏点头,蒙奇的能力,他还是知道一些的,抬头看见远处被大雨淋湿全身的众人,“这些物资,你们有想要的,报出名单,其余的上交国库。”
“谢公子。”众人大喜过望,恭恭敬敬得行礼,注视着扶苏远去。
“国师,此去向东,我们要去那些地方?”屋檐下,扶苏想起一事,询问旁边的徐福。
“公子,此次由安邑起,至大梁,临淄,途中还有许多小城,最后在琅琊山出海。”徐福拢手在后,半躬身子,回答道。
猫灵相册
“琅琊山?”扶苏神情一怔,随即自言自语道:“由魏入齐。”
琅琊山,此处传闻有仙人行宫在此,扶苏徐福知道得多一些,知道哪里是青天的行宫,此去直接在琅琊山出海,凭借自己这些人,在哪位青天脚下出海,其中安排,不免让人深思。
两人沉默,一同走出去好远,檐外雨幕,模糊了视线,让人看不清远山流水。
“公子。”徐福忽得一声公子,让扶苏回过头去,“老奴拜见公子。”
却见徐福虔诚拜下,额头碰地,这般恭恭敬敬的行礼,还是徐福第一次,扶苏大惊,不知为何,便欲上前扶起徐福。
“公子,此拜,是拜未来的秦皇陛下。”徐福郑重其事,掷地有声。
闻言,扶苏停下搀扶的动作,怔怔得看着徐福,不明所以。
“公子温和儒雅,和善近人。”徐福不曾抬头,“这不是坏事,可这出现在公子身上,老奴认为,这不算最好好事。”
扶苏如遭雷击,怔怔无言,徐福抬起头来,颤声道:“今日见公子言语之间,已有帝皇气象,老奴此拜,当叩见秦皇陛下。”
声不大,却如洪钟大吕,响彻在扶苏心间,一直以来,那个问题更迷惑了,他呆呆得站在原地,风吹动了雨丝,飘进了屋檐下,白衣如透。
做一个帝皇,都要如同秦皇那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