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斂月芳菲》-第三十一卷 薰香狐媚術閲讀

斂月芳菲
小說推薦斂月芳菲敛月芳菲
“杀人了,杀人了!昨晚陈杨氏的丈夫陈大魏也被杀害了——”
众人围观,粟晚他们六人也凑到人群之中枝桠则飞到半空之中查看……
只见里面躺着一具男尸,遍体鳞伤,双眼布满血迹,全身满是抓伤,面色苍白,脖子上有一丝丝密密麻麻的血丝……
他身旁跪着一位身穿素衣的女子,潸然泪下:“大魏…大魏,你这冤家…你一个人去了,你叫妾身该如何是好啊??”
在旁围观众人纷纷议论——
“听说昨晚这陈扬氏的丈夫陈大魏也遇害了……唉…真是造化弄人啊!这大魏从未做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啊,竟遭此这般不公……”
“可不是嘛!前段时间冯万氏、张姚氏、庞余氏以及苏柳氏的丈夫接连遇害,那些尸身也如陈大魏一般惨烈啊!想不到,陈大魏也遇害了!”
………………………………………………
粟晚听后感到不可思议:“这位兄台,请问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啊?”
那位男子蹙蹙眉头:“这位仁兄有所不知,我们这儿乃是杏湘村。一千年前,来了一位花容月貌的绝世佳人,名叫玉湖!开始一切都风平浪静,可就在三百年前,不知玉湖受了什么刺激,开始到处魅惑青年男性,而后吸人精气,再将其杀之!事后其尸体就如陈大魏一般遍体鳞伤,死相惨烈啊!而那位玉湖的修为了得,事后我们也无可奈何,只能任其杀之!”
冰月紧紧皱眉:“难道你们没有找捉妖师来捉吗?”
“无论是捉妖师、驱鬼师还是巫师,都被玉湖给杀了!!”
冰月讪笑:“这恐怕不是凡人,是妖吧?”
“谁能说不是呢,可我们也无可奈何,打不过她呀!”
众人中有人大惊失色:“玉湖来了,玉湖来了,玉湖又要来杀人了!!”
众人听后心惊胆战,纷纷让出条道儿来……
“很识趣嘛!看到我来了,特地让出条道来!各位公子哥儿,玉湖今日特地又换了身妆容,你们可喜欢?”
一位身穿嫣红霓裳羽衣的女子走在众人让出的道中。她上衣绸缎短至其胸围,其余皆裸漏在外;下身衣裙未过膝,随风飘飘扬扬,外裹着羽衣且露出双肩和锁骨……
墨发垂背,三支长长的大红银簪插进盘发之中;她那水汪汪的大红眼,化上浓艳的烟熏妆,那长长的大眼睫毛,浓艳的嘴唇,十分妖艳!
心在飛揚 小說
她边走边双手拂袖,一股股艳红的细粉,在她双手间挥洒四溢,一股浓浓的熏香四溢……
众人中的男子都被迷得神魂颠倒,嘴里念叨——
“美人儿啊——”
“美人儿——”
“我的美人儿……”
………………………………………………
粟晚紧紧皱眉,捂着口鼻:“虽然我不知她用的是什么香,但是,她这是狐媚术——”
冰月扭头望着身旁的亓渊:“清醒着点,她这是狐媚术,小心中招!!”
亓渊俏笑:“你以为本尊是什么人,本尊可不是那种凡夫俗子,这么轻易被魅惑!”
冰月咬紧牙关:“我当然知道你不会中招,你叫你身旁的桃沂他们小心狐媚术!!”
亓渊扭头望了望桃沂,桃沂嘴唇微微上扬,眼角眯缝成一条线……
亓渊一惊,伸出手肘碰了碰桃沂:“桃沂,桃沂,你怎么了?”
粟晚扭头望了望桃沂:“他中了狐媚术!!”说着,她走到桃沂面前,打了响指,“桃沂…桃沂……醒醒,醒醒!”
恶役千金也会得到幸福!
桃沂摇了摇头,瞪大双眼:“我这是怎么了?”
粟晚嫣然一笑:“你刚刚中了她的狐媚术!”
亓渊撇了撇桃沂:“丢人!跟了本尊这许多年了,什么世面没见过,竟被小小的狐媚术给打败了!!”
粟晚嫣然一笑:“这也不能怪他!这狐媚术是专门针对那些凡人中青年男性或者没有心仪之人的习武修仙的男修,这正是证明了,桃沂还未有心上人!对了,亓渊,你有心上人了??”
亓渊嘴角微微上扬:“即使我没有心上人,这小小的狐媚术又能奈我何?!在我们六人当中,只有桃沂中了狐媚术,这不是什么狐媚术之强大,而是桃沂你的意志太薄弱了,看来等我们回去以后,还得让你进修历练历练!!”
粟晚捂着嘴偷笑起来,冰月和桑棘也随之笑了起来。
桃沂怯生生的拽了拽亓渊的衣袖:“尊主……”
玉湖走上前来,伸手勾着粟晚的下颚,歪斜着头望着她,嘴角微微上扬:“公子,你长得好生俊俏,玉湖最喜欢你这样的公子哥儿了!”说着,伸手去扒她的外衣……
粟晚连忙拽着她的手腕,微微一笑:“玉姑娘,早已听闻玉姑娘花容月貌,今日一见,果然貌美!”
玉湖甩开她的手,脱掉她那外裹着的羽衣,双手环抱着她的脖子:“你知道了小女的芳名,小女还不知公子你的大名呢!”
粟晚扭头望了望冰月,挑了挑眉,转头望着玉湖:“玉姑娘,小生沂川,一位游方郎中!那个…玉姑娘……请自重!!”扒开她的双手,拾起地上的羽衣给她穿上。
玉湖对着粟晚挑了挑眉:“公子跟其他公子都不一样,别的公子都只是缠着玉湖的身子,而公子是真心替我着想!”
粟晚尴尬的一笑:“那个……玉姑娘啊……”
异能种田奔小康
“你总是玉姑娘玉姑娘的叫我,我好心累啊,你叫我小湖可好?”
粟晚微微一笑:“小狐啊!”左手指着亓渊他们,“看,那边还有俩美男呢,你要不去同他们玩吧?”
玉湖嘴角微微上扬,转身走向亓渊他们,她左手缓缓地伸向亓渊……
亓渊伸出右手拽着她的左手,冷冷地:“你要干什么?!”
玉湖甩开他的手,脸色大变,双眼瞪着他:“你可能还不知道本姑娘的手段!”
亓渊斜眼瞧了瞧她:“哦,是吗?那玉姑娘可想见识见识我的手段!”
末日逆袭
玉湖俏笑:“你是谁??”
亓渊召唤出浴火魇允扇,捏在手中:“玉姑娘怕是忘了你是怎么进这琉璃盏里来的!!”
玉湖听后大吃一惊:“浴火魇允扇?你是亓渊!”
“本尊不才,正是在下——”拿着魇允扇一扇,一股紫焰光束将她打倒在地,她口吐鲜血……
此时,众人都恢复过来了!
粟晚凑过去,拉着亓渊的手臂:“算了,放过她吧!”她转身望着玉湖,“小狐啊……”
玉湖抬起头望着粟晚,她的脸上出现一道很大的疤痕,疤痕里还有一丝丝鲜红的血丝……
粟晚大吃一惊:“小狐,你的脸……”
玉湖顿时胆战心惊,连忙捂着她的脸:“我的脸……我的脸……”
众人上前围观,冰月他们也凑了过来,看到玉湖脸上的伤疤,纷纷大吃一惊,众人纷纷议论起来——
“玉湖的脸上怎么会有一个很大的伤疤呢?”
“是啊,这也太可怜了……”
“不知道是哪个畜生干的!!”
…………………………
月奴心疼起来:“玉湖,你的脸一定很疼吧?”
玉湖撕心裂肺的大喊起来:“啊——”
粟晚转头望着亓渊,蹙蹙眉头:“是你用浴火魇允扇干的吗?”
亓渊摇了摇头:“我在你心里就是这么坏心眼儿的人吗?我只是打散了她的狐媚术而已!”
“那怎么……”
“玉湖,你是在这儿受的伤!”亓渊大惊失色。
玉湖连忙伸出衣袖遮住她的脸,左手拂袖,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